首页 > 励志美文 > 正文

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

2021/07/02 18:19   励志美文 编辑:94美文网

友谊是人类最纯的感情,人们需要友谊,追求友谊。给人们带来希望,带来温暖,关于友谊,很多著名作家也有这样的作品,下面就是学习啦小编给大家整理的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希望大家喜欢。

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关于友情(余秋雨)

常听人说,人世间最纯净的友情只存在于孩童时代。这是一句极其悲凉的话,居然有那么多人赞成,人生之孤独和艰难,可想而知。我并不赞成这句话。孩童时代的友情只是愉快的嘻戏,成年人靠着回忆追加给它的东西很不真实。友情的真正意义产生于成年之后,它不可能在尚未获得意义之时便抵达最佳状态。

其实,很多人都是在某次友情感受的突变中,猛然发现自己长大的。仿佛是哪一天的中午或傍晚,一位要好同学遇到的困难使你感到了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你放慢脚步忧思起来,开始懂得人生的重量。就在这一刻,你突然长大。

《俞伯牙和钟子期》分明是在说,不管你今后如何重要,总会有一天从热闹中逃亡,孤舟单骑,只想与高山流水对晤。走得远了,也许会遇到一个人,像樵夫,像隐士,像路人,出现在你与高山流水之间,短短几句话,使你大惊失色,引为终生莫逆。但是,天道容不下如此至善至美,你注定会失去他,同时也就失去了你的大半生命。

故事是由音乐来接引的,接引出万里孤独,接引出千古知音,接引出七弦琴的断弦碎片。一个无言的起点,指向一个无言的结局,这便是友情。人们无法用其他词汇来表述它的高远和珍罕,只能留住“高山流水”四个字,成为中国文化中强烈而飘渺的共同期待。

那天我当然还不知道这个故事在中国文化中的地位,只知道昨天的小友都已黯然失色,没有一个算得上“知音”。我还没有弹拨出像样的声音,何来知音?如果是知音,怎么可能舍却苍茫云水间的苦苦寻找,正巧降落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班级?这些疑问,使我第一次认真地抬起头来,迷惑地注视街道和人群。李白与杜甫的友情,可能是中国文化史上除俞伯牙和钟子期之外最被推崇的了,但他们的交往,也是那么短暂。相识已是太晚,作别又是匆忙,李白的送别诗是:“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从此再也没有见面。多情的杜甫在这以后一直处于对李白的思念之中,不管流落何地都写出了刻骨铭心的诗句;李白应该也在思念吧,但他步履放达、交游广泛,杜甫的名字再也没有在他的诗中出现。这里好像出现了一种巨大的不平衡,但天下的至情并不以平衡为条件。即使李白不再思念,杜甫也作出了单方面的美好承担。李白对他无所求,他对李白也无所求。

友情因无所求而深刻,不管彼此是平衡还是不平衡。诗人周涛描写过一种平衡的深刻:“两棵在夏天喧哗着聊了很久的树,彼此看见对方的黄叶飘落于秋风,它们沉静了片刻,互相道别说:明年夏天见!”

楚楚则写过一种不平衡的深刻:“真想为你好好活着,但我,疲惫已极。在我生命终结前,你没有抵达。只为最后看你一眼,我才飘落在这里。”都是无所求的飘落,都是诗化的高贵。

其实朋友间还有什么可提防的呢?不管做成没做成,也不作解释,不加说明。不明不白也不要紧,理解就是一切,朋友总能理解,不理解还算朋友?但是,当误会无可避免地终于产生时,原先的不明不白全都成了疑点,这对被疑的一方而言无异是冤案加身;申诉无门,他的表现一定异常,异常的表现只能引起更大的怀疑,互相的友情立即变得难于收拾。直至此时,信任的惯性还使双方撕不下脸来公然道破,仍然在昏暗之中传递着昏暗,气忿之中叠加着气忿。这就形成了一个恐怖的心理黑箱,友情的缆索在里边缠绕盘旋,打下一个个死结,形成一个个短路,灾难性的后果在所难免。

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论友谊(蒙田)

人类钟情于交往超过任何其他活动,这或许是本能赋予我们的。亚里士多德曾说,最好的法官把友谊看得比正义好重要。友谊各种各样,通常由欲望、利益、公众或私人的需要和维系。因此越是掺杂着其他的动机、目的和利益的就越难有其美好和真诚的东西,也就越无友谊可言了。

从古到今,友谊有四种:血缘的、社交的、礼仪的和男女爱情的,不论是单独的或是联合在一起的都不是在此要谈的完善的友谊。

为何说父子之间没有友谊,因为孩子对于父亲,多半是尊敬。友谊需要交流,父子之间差距最大,难以有这种交流,也许还可能伤及父子间天然的义务。父亲不应向儿子袒露所有内心的秘密,以致父子间产生不适宜的关系;同时儿子也不能责备和指出父亲的错误,这会死友谊最重要的职责。

将男女的爱情和友谊相比,尽管前者出自于我们自由的选择,也并不属于友谊之列。尽管爱情的火焰更活跃、更炽热、更勇猛,但那却是轻率、摇曳不定的火焰。它忽冷忽热、变化多端,让我们处于紧张之中。然而在友谊里却是一种普通的温热,它平稳宁静、持久不变;它温柔平和,不会让人感到伤痛和难受。但在爱情里,我们有的是一种想急切去追求得不到的东西的狂妄。


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

爱情同若进入友谊阶段,也就是或,进入彼此赏识阶段,它便会慢慢消退、进而消逝。爱情以身体的愉悦为目的,一旦满足了,便不复存在;但是友谊越让人向往,就越被人享用。友谊在得到之后便会进一步滋长、健壮、发展,因为它是精神上的,心灵也会由此而得以升华。

至于婚姻,那更是一场贸易。其中只有人口是自由的,它的延续是强迫性的,取决于我们意志以外的东西,而且这种交易通常会饱含其他的动机好目的。此外还要解开无数复杂难解的情结,这些足以破坏浮起之间的关系并扰乱感情的进行。然而友谊除了自身之外,不涉及其他任何的交易存在。

我们通常所说的朋友好友谊是由心灵相同的机遇相联结的频繁交往和亲密无间。

罗马执政官在处死提比略·格拉库斯之后,继续迫害与他相识的一些人,他最要好的朋友凯厄斯·布洛修斯便是其中之一。莱利马斯当着罗马执政官的面,问布洛修斯愿意为朋友做些什么,布洛休斯的回答是一切事情。莱利马斯又说,“什么?一切?如果他要你烧掉我们的神庙呢?”布洛休斯反驳说“他绝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他坚持这样要求呢?”,莱利马斯接着问。布洛休斯答道“那我会照办。”据史书上记载:假如布洛休斯是格拉库斯真正的朋友,也不应该放弃对格拉库斯人格的信任。但是谴责他言辞具有煽动性的人,并不懂其中的秘密,也不知道布洛休斯所持的看法。实际上他们俩相交甚深,由于深交,他们互相信任,互相钦佩。让到的和理性来引导这样的信赖,你就会发现布洛休斯应该这样回答,假如他们的行动和思想不一致的话,那么,他们就不再是朋友。

千万不要把普通的友谊和这里的友谊相提并论,倘若将两者混为一谈,便会很容易出错。对于一般的友谊,人们像提着只会的绳索小心翼翼地前行,绳索须小心地呵护才不至于出现可能的断裂。“爱他,就要想到有一天你会恨他;恨他时又要想到你可能会再次爱他。”奇隆这样说道。这一规则对崇高的友谊而言是及其令人厌恶的,可对于普通的友谊来说,却是非常必要且有益的。对于后者我们必须用上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哦,我的朋友们,世上并没有一个是朋友。”

恩惠和利益孕育这普通的友谊,然而在至高无上的友谊中,却找不到它的踪迹,因为我们的意志已完全交融。在必要时,我们会得到朋友的救助,但不管斯多葛派如何宣称,我们的友谊却没有因此而有所加深。我们也不会因为自己尽了什么职责而感到庆幸。朋友这样的结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朋友间没有了义务的感觉,他们所讨厌的引起分歧和争端的字眼,如利益、义务、感激、祈求等等都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其实,他们间所有的一切,包括意志、思想、观点、财产、妻子、儿女、荣誉和生命,都是共同拥有的。他们行动一致,依据亚里士多德的定义,他们是一个灵魂占据两个躯体,所以他们之间不能给予或得到任何东西,这就是为什么立法者们为使婚姻与这神圣的友谊有某种想象上的相似,而禁止夫妻双方相互馈赠。一次我们可以推断所有的一切都应属于夫妻双方,彼此间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分开的。

普通的友谊是可以分享的。你可以欣赏这个人的美貌,那个人的风流和智慧;你也可以喜欢这个人慈父般的胸怀,那个人兄弟般的情谊,如此等等。然而至高无上的友谊却统领和控制着我们的灵魂,是不可以和别人分享的。假如两个朋友同时求你帮忙,你会帮谁?假如有两个人要求你做的事性质相反,你将听谁的?假如一个人要你保守他的秘密,而另一个人却偏想知道,你又将如何处置此事,摆脱困境?独一无二的高尚的友谊会接触所有的职责,免除所有的义务。你发誓要保守的秘密,除了你本人以外,你决不会违反誓言把秘密告诉另外一个人。

一个人能够一分为二已经是非常令人惊奇的了,那些想把自己一分为三的人真的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世上独一无二的东西都不会是相同的。

古人米南德认为,只需遇见朋友的影子便算是幸福的了。

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谈茶与友谊(林语堂)

从人类的文化和幸福的观点上看来,我并不觉得人类史上有一样比吸烟,饮酒,喝茶更有意义,更重要,而且对于闲暇,友谊,交际与谈话的享受更有直接贡献的发明了。所有的三种事情都有几个共特点:第一,他们对文化的影响是多么的重大,以致我们的火车除了餐车之外也还有吸烟车,我们还有酒馆和茶馆。在中国与英国,喝茶至少已成了一种社交风尚。

对于烟,酒,茶的适当享受,是只有在闲暇,友谊,与亲睦的氛围中才得有所发展的。因为只有具有伴侣生活感觉,慎交友,爱闲暇的人,才能享受烟,酒,和茶的。没有了社交本质,那么这些东西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享受这些东西与欣赏月亮,白雪、以及花草一样,必须要有相当的友伴,因为这一点我是觉得便是中国的生活艺术家们往往所最坚持的。某种花必须与某种人共赏,某种风景又必须与某种女人共览,雨声如果要欣赏的话,也必须在夏日躺在深山寺院里的竹榻上欣赏;总之,最注重的便是情调,每种东西都各尤其适当的情调的,而不适调的友伴则会把那种情调完全破坏。因此,一个生活的艺术家所最坚持的第一点,便是凡希望要享受生活的,其必要条件,便是必须去寻找一些情投意合的朋友,而且要不殚麻烦地去增进友谊,保持友情,像一个妻子拉住她丈夫一样,或像一个高明的棋手跋涉千里去访另一棋友一样。这样的心旷神怡,周遭又有良好的朋友,我们便可以吃茶了。因为茶是为恬静的伴侣而设的,正如酒是为热闹的社交集会而设的。茶又一种本性,能带我们到人生的沉思默想的境界里去。在婴孩啼哭的时候喝茶,或与高谈阔论的男女喝茶,是和在雨天或阴天摘采茶叶一样的糟糕。茶叶在晴天的清晨采摘,那时的山上晨气清稀,露香犹在,固之茶的享受还是与幻术般的露的芬芳及风雅发生联系的。道家的极力主张回返自然,以及我们的阴阳育化宇宙的观念中,露水代表“灵液琼浆”,在一般人的想象中,这露水是一种清妙的食品。人类和野兽如果把这种东西喝的相当多了,便颇有长生不老的希望。狄更斯说得好,他说,茶“将永远成为知识分子所爱好的饮料”,但中国人则似乎更进一步,把茶与高超的隐士联系起来了。

那么茶是象征着尘世的纯洁的了。从采摘,烘焙,储藏,一直到最后的冲泡和饮喝,在需要最清洁的手法,油腻的手或油腻的杯,稍有一点不洁净便是以轻易吧喝茶的雅致破坏无余。因此,喝茶的享受,最宜在眼前没有奢侈的东西,心中没有奢侈的思念的环境中。一个人和一个妓女在一起时,终究是在酒中找到了乐趣。而不是在茶中找到乐趣的;妓女有资格喝茶的,他们便是中国诗人学者所宠爱的人了。苏东坡又一次寓茶为“可爱的少女”,可是后来《煮泉小品》的作者田艺衡便马上加以限制说,茶如果必须以女子为喻的话,只可喻之为麻姑仙子,至于“必若桃脸柳腰,宜亟屏之销金幔中,无俗我泉石。”他又说:”啜茶忘喧,谓非膏梁纨绮可语。”

真正爱喝茶的人觉得把玩煮茶和喝茶的用具,便是一乐趣。例如蔡襄。他在年老的时候已不能喝茶,可是每天还是烹而玩之,习以为常。另一学者周文浦,每天早晨至晚上,按时烹茶饮茶六次;他非常爱它的茶壶,死时并以之伴葬。

喝茶的艺术和技巧因之是这样的:

第一,茶最易受其他气味的沾染,自始自终必须绝对注意清洁,必须和酒及其他有气味的东西隔离。

第二,茶叶必须保存在凉爽干燥的地方;在潮湿的季节,人们必须把时常要用的茶叶酌量放在特制的小罐里,最好是锡制的小罐;其余的藏在大罐里的茶叶则到必要时才打开;保藏的茶叶如果发霉,应放在锅里,用慢火焙一焙,不用锅盖,而不断用扇子扇着,使茶叶不致变黄火褪色。

第三,烹茶的艺术有一半是在获得鲜美的清水;山上的泉水最佳,江水次之,井水又次之;自来水如果来自水池,也很不错,因为水池以山泉而源流的。

第四,一个人要欣赏好茶,必须有一些恬静的朋友,而且人数一次不要太多。

第五,茶的正常颜色普遍是淡黄色,深红色的茶必须和牛乳,柠檬或薄荷同喝,或用什么食物把茶的涩味冲散。

第六,最好的茶有一种回味,这要在最后的半分钟,到茶的化学成分和唾液发生作用的时候,才能赶到。

第七,茶须泡好即喝,如果你想和好茶,你不该让茶在壶里留得太久,使茶味过浓。

第八,泡茶必须用刚刚煮滚的水。

第九,一切混杂物均不可用,虽则如果有些人喜欢杂一些别的味道(如素馨或桂皮之类),那也不妨。

看过“歌颂友谊的文章名家”的人还看了:

智能推荐

热门文章

    电脑版 关于94美文|版权申明|联系我们

    94美文,将心比心,以心换心,爱生活,爱美文。

    声明:本站内容均为网络收集整理,如存在版权或非法内容,请联系站长,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